85后美女总经理莆田医院吸脂致死(三)

我问,既然你们医院希望今天解决问题,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处理方案是什么?

张律师说,余律师,你们代表家属,补偿的标准应当由你们先提出来。

我毫不客气地回道,今天谈判是你们提议的,希望在今天解决问题的也是你们提出的,你们不可能没有赔偿的方案吧?再说了,你们想今天解决问题,就应该拿出你们的诚意来,否则我们之间的协商无法达成一致。我们这边的家属都哭得死去活来,他们的状态现在还不能接受谈判的问题,考虑到你们希望和我们家属谈判,所以,我们这些亲友才出面和你们接触,想听听你们是什么意见。

石院长马上接过话说,那你们的意见能够代表家属吗?

我白了他一眼说,我们当然可以代表家属,如果你们对我们的身份怀疑的话,我们可以让家属出具授权委托书。而且,我们今天是过来想听听你们的意见。

石院长摆摆手,好的,没有必要。

张律师下意识地打开精致牛皮封面的笔记本,瞄了一眼笔记本,说,180万元。

对方首先提出了180万的标准,超过了我预估的标准,我原以为应该在120—150万元左右,因为诉讼的标准差不多就是这么多了。所以,确定150万元是比较适中的数字。

然而,对方一下子就超过了30万元金额,说明了对方确实有些着急,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尽快处理,对方忌惮小师妹吸脂事件的发酵给美容医院带来负面影响。而且,超过的金额30万元的数字本身,也是很有讲究的,我们在和对方协商时,调整的最低幅度应当是以30万元作为基数,对方的心理期待是如此的。我仍然采取引而不发的策略,引导对方不断地提高他们的赔偿金额,同时,我们的真实意图讳莫如深。

到目前为止,我们掌控了谈判的节奏和主动权,于是我不慌不忙地说,太低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宁愿走法律途径。

张律师道,余律师,你们起诉可能还拿不到这么多钱呢。

我说,张律师,首先,或许我们起诉可能确实拿不到180万元,不过,既然家属选择了诉讼途径,拿多少钱他们最终都得接受,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结果。其次,现在家属的心理状态你们应该是知道的,失去了独生女儿,就算做出了冲动的行动也是情理之中的。再次,曹总的身份你们很清楚的,是韩资公司的老总,股东,每年的收入都不低于300万元,股份分红收入也有数百万。如果真的协商不了的话,大不了大家对簿公堂,多个几百万少几百万人家根本不在乎。最后,如果走诉讼途径,肯定是旷日持久,打持久战了。目前已经有媒体报道了这个事情的经过,这件事情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,何况,我们家属这边都还没有采取行动呢。

院方见我们有些强硬,担心谈判破裂。

石院长赶紧说,余律师,大家好协商,好协商。卫生部门的调查结果刚出来,我们就联系了你们,并希望尽快解决,说明我们是有诚意的,至于金额我们可以再谈。

张律师说,我们可以给家属补偿200万元。余律师,您看呢?

“每临大事有静气”,对方越着急,我们越要沉得住气。

我说,家属他们现在暂时还没有谈判的意向,你们一定得给我们比较适合的标准,我们好去说服他们,现在好了,你们这样的标准都没有办法说服我们,我们怎么说服家属呢?

他们沉默着一言不发。

过了一会儿,我说话了,既然你们不表态,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。

谈判结束后,在回南京的路上,我接到张律师电话,他说,余律师,我们明天再接着谈可以吧。

我说,不过你们这种挤牙膏的方式,我是很难接受的,更不用说家属了。

张律师说,明天我们直接从250万元起步开始谈好吧,还请余律师跟家属确定一下你们的标准。

我说,这个金额肯定太低了,我们这边没办法接受的。

张律师说,我们大家再协商。

次日,谈判组成员和小师妹父亲商量谈判策略,家属希望尽快解决,时间越久,对家属的内心伤得越深。就目前来说,事态的发展对我们是有利的,但是不排除意外的出现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万一出现了以外的话,就算家属不怪罪于我,我也会觉得罪责深重。

小师妹父母强烈要求第二天的谈判亲自过去,我刚开始觉得不好,后来转念一想,未尝不可,当院方在某些问题上不是很积极的时候,家属的情绪宣泄可以给对方一定的压力你,再说了,毕竟这件事情是家属自己的事,参与谈判是他们的权利。但是,他们同意少说话。

时间仍是三点,地点还是派出所调解室,只是我们这次的人员增加了小师妹父母。小师妹父亲坐在谈判桌上,小师妹母亲坐在旁边。

石院长看到了我们这边的人员增加了,问他们的身份。

我只能介绍说,是曹总的父母。

石院长表情瞬间变化,随即恢复如初……

张律师刚打算开口,石院长止住他,说道,首先,我们要向曹总的爸爸妈妈说声对不起,今天你们过来了,我们想听听你们家属的想法。

果然,石院长老奸巨猾,道深行厚,希望从家属这边寻找突破口,家属一般没有谈判的技巧和经验,悲伤过度被情绪左右,很容易为对方突破。

他刚才面部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,就是因为小师妹父母的意外参与……

我看了一眼小师妹父亲,抢先说道,家属今天过来主要是听听你们的意见。

张律师说,我们可以给250万的补偿。

我回应道,我昨天就和您说过了,这个金额太低了,我们肯定不会答应的。

石院长说,你们觉得少,我们想听听你们的意见,正好曹总爸妈都在。请你们二老说个数。

石院长还是把矛头指向小师妹父母,这正是我当初对他们参与谈判的顾虑所在……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吸脂手术网 » 85后美女总经理莆田医院吸脂致死(三)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