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去的手臂

图片来自与网络Joel Sueur

“你永远不知道为了所谓的“追求”将付出何种代价!”

引子

地球,2910年。

人造人和改装人已经是世界的主角,他们不仅有完美的躯体和漫长的寿命,更掌握着这世间绝大部分的财富和权利!

如果你没有一只机械臂或者一颗钛氪眼,恐怕你将无法跨入“上城”任何一家酒吧,更别想结识什么贵人,搭讪某个美女了……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那些“全肉”(完全的自然人)一无是处。至少,他们自己从不这么认为!

01

八街是上城最热闹的街道,没有之一。

白天,这里是最火的机械配件交易市场,时下最新潮的改装方案以及最尖端的科技设备都会在这里亮相;

晚上,这里又成了最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,不论名门望户,还是三教九流,都会在这条街上的某个酒吧喝上一杯……

“NO.9”就是这条街上最老的酒吧之一。当然,也是最受欢迎的一个,不仅是因为它的酒水价格公道童叟不欺,更是因为它的老板,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机械师。听说,经过他手打造和调校过的人体元件,没有一个不说“绝”的!

可就这么一个技术高超,声望在外的人,却从来是一副邋遢稀松、不修边幅的样子,不仅是本尊,就连他的酒吧,也一个德行。

昏黄的喷气灯罩,从来就没被擦拭过,油污和灰尘经年累月已成了其不可剥离的一部分,十几米的木质吧台早已漆色斑驳,即便是再具慧眼的侦探,也无法分辨其本来的颜色。深灰的水泥地面,倒是旧的极具味道,可几个不大不小的坑洼,总会让初来的小姐骂一句“无良!”

是啊,这都什么年代了,木头和水泥都快成为标本了,而这里却依然将这种过时的材料奉若珍宝,至今,不拆不换。

即便如此,他的生意却从不走低,尤其最近赶上“睿修生物机械腕9.0”的发布,不论日夜,这里都是人满为患……

02

酒吧一层,最里的墙角窝着一口老旧的立式长钟,它有气无力的敲了11下。偌大的酒吧,拥挤的人潮中,只有一个中年人注意到了它。因为那人无意酒吧里喧嚣的音乐,也无意身边人张口闭口大论“机械神经元”如何高贵的腔调。但是,他还是很有礼貌的报以微笑,并且花了他最后的五分钟,给对方将了一则“旧闻”!

“张兄,我们认识有近十年了,我知道你的热心,我相信如果你遇到合适的机械元件你也保管会留给我的,”

这位张兄闻言,更是昂首挺胸一副“尽管放心”的做派!事实上,他也确实能做得到,这些年来,二人虽然只有酒肉过往,但他却将眼前的中年人当做了真朋友,要不然也不会一再的给他推荐上好的改造方案。他是真的希望帮上对方一把,让他也能尽快跟上大伙儿的脚步,跟上时代的脚步!

“你说的很对,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有权势有财力的人都是人造人或者改造人了。几乎每一个‘全肉’也都在绞尽脑汁设法褪去肉身,换上机械。因为健康和长寿是人类欲念最底层的声音。

但这所有现象加起来也顶多解释了全部事实的99%,仍然有1%的事实不容这么解释。而就在这1%中,又存在着无数种可能,其中一种,我就见识过……”

中年人盯着酒杯中橙黄的酒浆,仿佛那故事就藏在这酒水间。而那位“张兄”,正仰起头,蹙着眉,紧盯着中年人的侧脸,生怕漏过了什么细节。

对,严谨、认真,这是他一贯的作风,要不然也不会成为一位被大家信赖的机械师。

“他是一位单亲父亲,早年就接受过机械改造,而且是除了大脑的全负荷式改造,天知道,他当时究竟花了多少钱完成的改造,总之,他成为了那座城市第一个拥有‘极限寿数’的人(寿命会突破1000年),完美的身体,无限的智能,近乎‘神明’!

就在他完成改造后的第二年,他唯一的女儿搬出了他的居所,原因很简单,他想让自己的女儿同他一样,拥有‘极限寿数’,而年仅15岁的女儿拒绝了他。

他很生气,并没有挽留她,甚至没有给她一分钱,。就这样,女孩儿孤身离开父亲,跌跌撞撞在世间生活了二十年。这期间,父亲找过女儿,可对方仍然‘执迷不悟’,甚至说自己的父亲早已死去!

直到一天,一个陌生的男子找到父亲,说他的女儿得了脑癌,将不久于人世。问他愿不愿意再看她一眼。父亲并不怀疑,因为在对方说话的瞬间,他的大脑中已浏览了关于眼前这个男子的全部资料,资料表明:五年前,对方就成为了自己女儿的合法丈夫。

‘又是一个全肉,软弱、无能、蛆虫……’

父亲的嘴唇不断吐露着愤怒和抱怨,直到他看到躺在病床紧闭双目的女儿。他再说不出一句。

此时,他想流泪,哪怕这有背‘神明’的作为,可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泪腺,因为那是‘错误’、‘无用’的器官;

他想伸手摸一摸女儿的脸,可那双与真手无异的双手竟然感受不到女儿丝毫的温度,因为它被制造时就设定为‘冰火不侵’,更何况这微末的冷暖;

还有他的声音,无数声的呼喊竟然抵不过身边那臭小子的一声轻唤,究其原因,竟是他的声音调校太过完美,没有了人类丝毫的情感起伏。

那天,父亲读了女儿留给她的书信,上面解释了她为什么不接受机械改造。

那是母亲生前的一句话:

‘我爱上你的父亲,是因为他的一个拥抱!’

于是,父亲决定,在女儿尚有一息之前,他要将自己的身体‘还原’,成为一个有能力再次给予女儿拥抱的人。进过几名顶尖机械师和生命科学家的研讨,得出一个并不理想的结论:

在有限的时间内,他只能还原一条手臂,同时丧失一半的大脑神经元。

这意味着,他不仅会从‘神明’跌落为‘凡人’,更是从一个健康人沦为了一个残疾人。当然,这一切还要基于他能在短时间内,找到一个愿意献出自己手臂的健康人。

于是,他找到了一直守在女儿身边的那个男子。这一次没有抱怨和谩骂,多了诚恳和渴望。

为了她,他们都无怨无悔,哪怕是一个失去寿数,一个失去手臂!

可惜,女儿终究没有体会到那一只手的温柔,在手臂植入的手术过程中,女儿就已经被宣布脑死亡了……”

他的故事讲完了,酒杯也见底了,他没有给对方提问的机会,起身离开吧台,挤入人群,挤向门外。

03

“你认识他多久了?”一个厚重老成是声音忽然在那位还未走出故事的中年人耳边响起。

“你也认识他?”他方才想起手中的酒杯,提起一饮而尽。

“见过,不过我和他提起的那位父亲倒是更熟一些。”说着,他已坐在那位离去之人的位子。而后向吧台里的小哥做了一个熟稔的手势,对方很快会意,将一大杯黑啤端至眼前。

“看来今晚他的酒,用不着我请了!”凭着这一身好不讲究的打扮他便轻易认出了对方。

除了老板,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穿成这样还能进得了这酒吧。
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一口黑啤刚送进嘴唇,泡沫还在胡子上起伏。

“将近十年?他比我记得清楚!”这位张兄说到此处,心里竟然有些温暖。

“欧,那年‘睿修集团’应该还没成立!”又是一口黑啤,不过,这一次喉头滚动的时间分外长,等酒杯砸在桌面上时,酒水已去了十分之七。

“恩,好像是,我记得隔年冬天才发布了‘睿修手指1.0’。哎,不过,你问这些干嘛?”酒精作祟,他的头脑此刻有些模糊,不过,总有几个大事件能将那些轻飘飘的时间节点定在记忆深处。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属于那1%的人。”

“该死的!那还用说,要不然,我这十多年的苦口婆心早起作用了,也不至于他仍是个只有一条机械臂的‘残疾人’!”他很愤怒,不仅是因为朋友的“愚蠢”,还有自己劝而不得的无能。

“也许他真的变了!”大胡子老板摇了摇头,继而长吁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。

“什么变了,他?才不会,就如戈壁上的一块顽石,再毒辣的日头也拿他毫无办法!”被唤一声“李兄”,那是有道理的,他无比坚信,自己比这位老板更了解他的朋友,那可是一个非常固执,冥顽不灵的家伙!

这位邋遢的老板终于笑了,这笑中是无奈,是失落,是毫不值得,是终无所谓!

“那就对了,他是不会变的!”

“他从来都不是那1%的人!”

04

拥有一只机械臂的中年人再没有来过“NO.9”。

那位“李兄”很失望,他千辛万苦的找来一套他认为最合适对方的改造方案,却始终没有机会推荐给对方。

倒是“NO.9”的老板,在“睿修集团”的总部大楼里拜访了那位中年人。这距离他们上次正式交谈已经过去了15年。

“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全肉主义!”他还是浑身上下不修边幅,还是声如洪钟,出言迅速。

“是的,从来都不是!”中年人平静道。

“那你为什么要欺骗他和他的女儿?单单是为钱?”他眼中没有鄙夷,没有愤怒,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,他只是在为自己多年前逝世的好友问一个原因。

“机械的弊端,正如它的优点一样,太过突出,始终少了人类该有的温度;而人类本身的那副躯体太过羸弱,永无法和机械匹配。上限已经被锁死!”

“所以你就一直在研究生物元件,试图取代纯粹的物理机械!”作为NO.9老板,一位世界顶尖的机械师,又如何不懂人体科技的去向。

“不错,这是温和的,也是最优的解决方案,在认识她之前,我就参阅过我父亲关于人体生物工程的笔记。我坚信,我会比他走的更远!”

“她的脑癌和你也有关系?”这恐怕是老板和他朋友生前最想问的一个问题。

中年人终于迟疑了,他的目光像是只陷入沼泽的狐狸,在透明的落地玻璃上越陷越深,越深越无力,再聪明的借口对这个问题,都无力冲抵。

良久,

“是的,她是第一个愿意为我的研究献身的人!”他的痛苦终于在脸上显露了痕迹,尽管细微,但看上去,却足够苦涩。

“什么,她知道你所作的事情?”问题的答案似乎出人意料,他也无法再保持平静。

作为朋友,在整个故事中,最容易忽视的一环便是他的女儿,可如今看来,他们都错了!

“是的,她知道一切!

她知道,我为了什么而努力,

她知道,实验失败的后果,

她知道,父亲最终会挺身而出,

她知道,我有办法得到那笔财富

她知道……

我会成功!

可她不知道,

为了这一切,我失去了什么……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吸脂手术网 » 失去的手臂

赞 (0)